首頁 資訊 社會 視頻 公益 財經 交通 房產 圖片

文化

旗下欄目: 活動 健康 文化 人物

發掘丹培拉繪畫之美 締造東方寫意神奇——走進留法女畫家孫路的坦培拉藝術世界

來源:中國藝術品理財網 人氣: 發布時間:2020-06-08
摘要:[花兒]2005年]坦培拉綜合材料40x40cm 初識當代女畫家孫路,她給我一種清水出芙蓉,天然無雕飾的感覺,文靜內在,樸實無華,從容淡定,氣質儒雅,走進她的畫室,我為之一震,仿佛置身于充滿夢幻般迷人色彩的藝術殿堂,撲面而來的一幅幅具有強大視覺沖擊力的坦

[花兒]2005年]坦培拉綜合材料40x40cm

初識當代女畫家孫路,她給我一種“清水出芙蓉,天然無雕飾”的感覺,文靜內在,樸實無華,從容淡定,氣質儒雅,走進她的畫室,我為之一震,仿佛置身于充滿夢幻般迷人色彩的藝術殿堂,撲面而來的一幅幅具有強大視覺沖擊力的坦培拉蛋彩畫,與我見到過的坦培拉繪畫作品大異其趣,有著鮮明的中國化的個性、風格獨特的蛋彩語言的表達、細節豐富的畫面,神奇瑰麗、如夢如幻、如歌如詩、意象萬千的色調,飄渺、朦朧、柔和、彌漫著中國寫意畫氣韻的視覺語境,有著獨特的藝術魅力。女畫家運用西方遠古坦培拉繪畫技法,締造了東方寫意畫的神奇。她將女性特有的對生命的感受宣泄出來,無窮的想象駕馭畫筆,讓綿綿不絕的情感潑灑色彩,讓激蕩的心點燃畫魂。無論尋夢系列,還是京劇系列,新娘系列等等,那酣暢淋漓的色彩意象,鬼斧神工的造化神奇,都表現了她對人生與藝術的思考,既擺脫形的約束,回歸大象無形,展示了深層次的審美情趣,又可從虛化變幻中回到現實,表現了厚重的中華傳統文化內涵。更為引人入勝的是她對坦培拉繪畫材料出神入化的把握和創新。在她筆下,每幅坦培拉畫面的質感都無比奇異,色澤層層疊疊,內在而深邃,有著中國瓷器釉下五彩般的神韻,如同從深不見底的隧洞中升起的璀璨彩虹,由內向外透射著色彩斑斕的多維深度空間,給人一種迷幻的視覺的快感;其質地如翡翠般鮮明、通透、堅實,外觀則好似和田玉一樣的肥潤柔和,亞光般的表面仿佛千年古瓷的包漿;由于無數次反復多層的透明罩染,不僅會讓人領略到更加超越傳統坦培拉的多元繪畫材料的斑斕肌理,還能夠體味到作品的魂魄,畫中的中國元素,構成了一種純潔、高貴、神圣、閃耀中國寫意畫神彩的品質精神。她的畫是令人不能忘懷的無聲的歌 ,是令人眷戀的永久的夢幻,有著中華文化不能改變的莊嚴 。

 

[新嫁娘]2008年]坦培拉綜合材料100x80cm

奠定扎實油畫基礎,早年作品蜚聲畫壇

 

孫路,出身于一個丹青世家。父親孫滋溪是中央美術學院教授,著名油畫大師,作品《母親》《天安門前》《小八路》以其鮮明的時代性和持久的魅力影響著中國畫壇。母親王雁是中國著名工筆畫家,中國博物館研究員,作品《漢宮寒夜》獲中國當代工筆畫首屆大展金獎。孫路從小受家庭薰陶,酷愛繪畫,18歲就考上了中央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大學的深造給她打下了扎實的繪畫基礎,素描、油畫、寫生、速寫樣樣出色。畢業實習創作時她到江南蘇州杭州采風,畫了很多水鄉風景畫,據此創作了一幅寫實主義的油畫《水鄉小鎮》,作品生動地描繪了江南鄉鎮各行業市民的生活狀況,是一幅多姿多彩的水鄉居民的風俗畫卷,是改革開放初期江南水鄉繁榮的真實寫照,頗有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的豐彩。作品問世后,被選送參加了中國美術館1982年“北京之春大展”,被懸掛在圓廳中央的顯著位置處,受到廣泛好評,后被北京美術家協會收藏。之后十余年,孫路創作甚豐,佳作頻出,如《菜妹》《大涼山》《古船少婦》《阿q正傳》等先后參加了首屆全國舞臺美術展覽、首屆全國插圖展、七女子繪畫沙龍作品展、全國油畫雙年展、中國現代油畫展、中國名家書畫精品展等等,她的油畫寫實的功夫已相當嫻熟,我建議她把旅法前的油畫作品也應在畫冊中有所展示,盡管作品好評如潮,但她卻并不滿足,認為自已還遠沒有形成獨特的繪畫語言,開始厭倦了缺乏個性的油畫創作,不想再躑躅于主題先行與挖掘重大題材跋涉中,但卻不知怎么去塑造自己的繪畫語言。

 

[炫彩]2006年]坦培拉綜合材料80x90cm

以殉道精神 投身坦培拉藝術苦海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中國美術界充滿困惑和思考的年代,國門洞開,印象派、野獸派、行為藝術和超現實主義等五光十色的西方繪畫思潮紛至沓來。在萬花筒般令人眼花繚亂的舶來品中,藝術材料和材料的藝術引起了孫路深深的思考,她決定在材料語言、造型語言與色彩語言中尋求創造自己繪畫語言的切入點。

 

1995年,她漂洋過海,遠赴法國,進入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進修。這座屹立于塞納河岸的高等學府是法國乃至整個歐洲藝術界最負盛名的精英高校。中國老一輩油畫家徐悲鴻、林風眠、顏文梁、潘玉良、劉海粟、吳冠中等名家都曾就學于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孫路沿著他們的足跡,登上了繪畫語言的發現之旅,成為改革開放后我國大陸最早赴歐洲學習坦培拉繪畫的藝術家之一。開始,她師從賓卡斯導師學習歐洲繪畫材料,研習酪素坦培拉繪畫。講提白法,講“肥蓋瘦”,這里的教學方法與國內不同,很注重研究性,培養學生的自我思考能力和動手能力,讓學生主動性學習,帶著問題學,讓學生認識材料的制造和運用,慢慢形成自己的藝術語言。賓卡斯導師這種不僅授人以魚,更重視授人以漁的方法,使她受益匪淺,不僅讓她學了歐洲繪畫材料的歷史,一點點地學會了怎樣制作繪畫材料,怎樣把色粉調成繪畫顏料。更重要的是讓她掌握了一種攻堅克難的方法,為她日后破解古老坦培拉繪畫技藝找到了一把鑰匙。

 

[游戲天水間] 22017年坦培拉綜合材料90x100cm

歐洲是孫路仰慕的歐洲繪畫大師們的故鄉,過去她只在畫冊上看到過他們的作品,如今她置身于歐洲,可以一睹真容了,一想到能看到大師們原作,她就興奮,她同其他 “背包族” 學生一樣,羅鍋上山——錢(前)緊,需要要用最少的錢,跑最多的國家,看最多的畫,幾經打聽,她購買了經濟實惠的遨游歐洲各國的月票,然后就開始在歐洲大陸各國的著名博物館之間穿梭往來。她從法國巴黎盧浮宮到意大利佛羅倫薩烏菲茲美術館,再從英國國立美術館到比利時、德國、西班牙等博物館,這面處處彌漫著濃郁的藝術氛圍,她直面史詩般的歐洲繪畫史,面對面地站在大師們的原作前,零距離觀賞歐洲傳統繪畫史上最燦爛的藝術珍品:達﹒芬奇的《蒙娜﹒麗薩》,波提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凡·埃克的《阿爾諾芬尼夫婦像》等等,一幅幅原汁原味的凝結著人類藝術天賦的經典之作,令她為之傾倒,為之陶醉。她像是個吃不夠的饕餮之徒,如饑似渴地貪婪地吞食著這些珍饈美味般的佳作,大飽朵頤,沐浴在歐洲博大精深的藝術海洋中,接受著西方美術的洗禮。

 

在意大利畫家波提切利的坦培拉繪畫作品《維納斯的誕生》畫前,孫路像著了魔似地注視著畫,注視著這張歷經五百年滄桑依然光彩奪目、完好如初的坦培拉畫作,注視著這個被認為是美術史上最優雅的裸體。畫家借助坦培拉神秘的色彩的表現力量,描繪出了非人間的神話仙境,在虛幻飄渺的詩境之中,創造出了洋溢著青春活力的愛神。維納斯像璀璨的珍珠一樣從貝殼中站起來,多層罩染產生的含蓄而內在的光澤,相映成趣,讓她的肌膚展示著綢緞般細膩柔美的質感,像玉一樣滋潤,像嬰兒的皮膚一樣嬌嫩,閃耀著高雅清新的藝術格調,張揚著詩意般的魅力。她發現過去印刷品上的《維納斯的誕生》遠不象眼前的原作這般神奇,這樣讓她感動,同時坦培拉的神秘藝術效果,也是她在其他任何畫種里都沒有感受過的。她只依稀記得,明代成化時期年間空前絕后的斗彩瓷器,曾因其釉下青花與釉上色彩相斗媲美,而被譽為無尚珍品。但那也只有兩層色彩,沒想到古老坦培拉繪畫竟會有多層色彩爭奇斗艷,相互折射,幻化出如此神奇美妙的世界,讓孫路大為震撼,喚醒了她沉睡與潛意識里的某種基因,激起了她對神秘的宇宙空間的表現意愿。

 

[月牙泉]2014年坦培拉綜合材料60x80cm

巴黎美院學習結束后,她順利的轉為旅法藝術家,這樣可以更方便的往返于中法之間,了解研究東西方文化藝術。在此期間拜訪了華裔畫家戴海鷹、何綺霞夫婦,他們是歐洲中世紀坦培拉繪畫研究專家。戴先生講如果選擇坦培拉繪畫材料,可得有心理準備,坦培拉繪畫過程是所有繪畫中比較復雜、艱難的一種,它不像油畫工具顔料都是現成的,坦培拉繪畫材料需要手工配制,不僅媒介劑因其不好保存要現調現用,所用色粉也要研磨加工,然后再用雞蛋調和,它所必須使用的多層罩染畫法更是需要許多時間和耐心去著色和打磨,同時經還需要一個非常堅實的、按照比例調配的畫底,這個畫底甚至要涂抹十幾遍,然后再磨平。任何一個急功近利的人都很難使用坦培拉繪畫技術,想用它的人必須具有耐心毅力和近似于苦行僧般的吃苦精神。當然,唯其難,它才更神,它的藝術效果是其他畫種不可比擬的。唯其難,方顯英雄本色,能堅持到底的人不多。正如金朝詩人元遺山的論詩絕句所云:眼處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終非真,畫圖臨出秦川景,親到長安有幾人?

 

孫路是個開弓就沒有回頭箭的人,懷著對坦培拉藝術的好奇和對藝術勇于挑戰的開拓精神,她以全新的目光重新審視一切的勇氣和熱情,義無反顧地放下了心愛的油畫,以殉道精神投身坦培拉藝術苦海中,發誓攻下坦培拉繪畫。她拜戴海鷹、何綺霞夫婦為師,不倦求知,開始系統地學習坦培拉繪畫技術。適逢戴海鷹先生應邀到中央美院舉辦坦培拉繪畫技術講座,她欣然隨往,認真聽講做筆記。這次聽講對她來說有里程碑般的意義。戴海鷹先生深入淺出地講述了坦培拉繪畫史,把她帶進了一個生動的歷史氛圍中。從古老原始的坦培拉繪畫到中世紀拜占庭時期的宗教式的坦培拉繪畫技法,從文藝復興到二十世紀的現代坦培拉,生動地介紹了坦培拉繪畫的各種風格流派,并始終反復強調;我們學習坦培拉繪畫,不僅要學它的技法,更重要的是學習坦培拉繪精神,一種如宗教信仰般的精神,否則只學技法是不可能畫出神品的。

 

《清品玉色》2005年60+80cm

返回法國后,戴老師又多次給她上小課,親自帶她到盧佛宮,結合原作講解,意大利修道士畫家安吉利克的巨幅神壇畫《圣母加冕》的透明罩染法、疊色法、暈染法、釉染法,使其色彩輝煌,千年不變。闡釋繪畫中的重點和難點,耳提面命,傳授訣竅,讓她更深入地體會到了坦培拉繪畫的奧妙。她認真諦聽,一句也不放過,反復咀嚼,細細領會。她漸漸入門了。然而,正如恩師所說,入門容易,堅持卻難。從此,暑往寒來二十年,她真如苦行僧一般,吃盡了苦頭,受盡了磨難。畫蛋彩坦培拉,首先前期準備工作相當繁瑣,但每一步對后面的繪畫都很重要,大意不得。開始要做畫板(底子),做好框架,釘上五合板,從刷十幾遍的底子,到打磨平整。從把素描稿的輪廓線用淡墨勾繪在畫板上;再自制媒介劑,這其中,她要當木工,當油漆工,當打磨工。更煩瑣的是繪畫過程,坦培拉繪畫技法是古典多層薄涂的透明技法,也就是用透明色與半透明色交替覆蓋的間接畫法,操作十分復雜,且每道工序要求都特別細,多次的鋪底,不斷的提白,反復的罩染,既費時又費力,全部是純粹手工操作,但她樂在其中。她從學習和臨摹坦培拉繪畫大師的作品入手,從最源頭傳統繪畫技法中起步,通過臨摹中世紀圣像畫經典作品,極大地提高了她對坦培拉繪畫的審美價值的敏感性和判斷力,提高了她對坦培拉繪畫的鑒賞和理解力。她喜歡坦培拉繪畫嚴謹復雜的繪制程序,認為這種純手工繪制的作品是不可復制的,有獨一無二的生命力,她把自己的感覺和幻想融化入多層的罩染和反復的暈染中,體會到了從未有過的創造的愉悅和陶醉。

 

孫路在學習坦培拉繪畫開悟之后,開始坦培拉的創作實踐。她不斷地制作、罩染、破壞、保留,如此重復。她興奮過,也煩惱過,畢竟從油畫到坦培拉是一個艱苦的坎坷的自我更新過程。在坦培拉繪畫中,最頭疼的是它的不可預測性,像燒瓷中的“窯變”一樣,原始的設想與完成后的效果百分之百的不一樣,這種無法預知和不可重復性如一把雙刃劍,既增加了繪畫的難度,對畫家的心態構成可怕的磨練與考驗;又可在攻克后升華畫面的藝術本體品質,造就了丹培拉繪畫的神話。她常常會遭遇到這種情況,如一次畫太極陰陽魚,制作了無數次,耗費了好幾天功夫,就是出不來設想的效果,真是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看不見終點在何處何方。面對這種“沒救”的畫面,她常會陷入迷茫,是放棄還是繼續?繼續下去并不愉悅,需要智慧、耐力和體能,更需要信念的支撐,而放棄則意味著停滯不前。然而不論怎樣猶豫,她從不輕言放棄。她知道,只要堅持下去,就可能有一個自我超越。于是,她定下心來,以坐禪式的心境,從容鎮定的創作精神,繼續破解坦培拉繪畫,挖掘坦培拉繪畫的內涵,不斷地提高著自己,不斷地釋放著創造性,往往經過十幾遍,幾十遍地罩染,硬著頭皮畫下去時,就會出現起死回生、柳暗花明的意外。她就這樣不斷地自我更新,讓自己升華著,每提高一個層次之后,她發現以前的畫法都相形見拙。她還發現每一層次都有自己的畫法,但都不是極致,而高一層次的法比低一層次的法更接近這種神秘材料的品質感覺。在經受了苦行僧般痛苦的磨礪后,她終于實現了法中有法,法無定法的大徹大悟,使自己的藝術以更嶄新的面貌獲得重生,登上神奇的坦培拉藝術殿堂,讓自己的作品升華到五彩斑斕的新天地。

 

《戲娘》2005年110+95cm

運用坦培拉藝術 締造中國寫意畫語境

 

二十年的忘我投入,從油畫到坦培拉走向成熟。她穿越中外時空,以深厚廣博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為靈魂,探索并發掘了歐洲古老的坦培拉繪畫的深層之美,創造性地運用西方古老的坦培拉藝術,把極具藝術表現力和審美價值的西方坦培拉繪畫技術與中華民族文化傳統結合起來,碰撞出了燦爛的火花,形成了獨特的卓然不群的繪畫語言。爐火純青的坦培拉技法,充滿著個性的中國寫意畫視覺語境,讓她豐富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得到了肆無忌憚的充分的發揮,構圖造境,獨抒胸臆,創作了大量具有獨特魅力的藝術作品。

 

她的作品既有著西方古老繪畫材料的神秘,又融匯了中國傳統繪畫的精髓,看她的作品,需像品功夫茶一樣細細欣賞,開始驚訝于她強烈的視覺沖擊力,之后會陷入深深的思索,繼而柳暗花明,豁然開悟,被她營造的藝術世界震撼而心潮澎湃。

 

表現抒情詩般的浪漫,展示不可重復的幻覺,創造一個自己發現的藝術世界,是她多年的追求。撲朔迷離的蛋彩坦培拉與她天生耽于幻想的性格一拍即合,為她提供了一個讓想象力任意馳騁的舞臺,她如魚得水,創作了色彩柔和、意境清曠的《尋夢系列》,意在描繪東方女性含蓄、沉靜的內在性格與她們人生中最奇妙多彩的另一世界。夢始終伴隨著她們走完人生旅程,青春少女總希望夜晚的美夢天明會變成現實,而暮年老婦也許只期望去夢里尋覓那逝去的妙齡光影。在《尋夢系列》中,她把無窮的想象幻化成了一個個姿態造型各異、沉于冥想的東方女性,讓她們如夢中的精靈一樣與夢幻般的場景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她們個個充滿了浪漫色彩,在夢里心想事成,時而在空中飛翔,與鳥兒做伴,時而入海里暢游,與魚兒共舞。環繞在她們左右的是無聲的歌、奇異的花和耀眼的光。畫家心到手到,心手相隨,用坦培拉夢囈般詭異的色彩描繪了一幅幅嘆為觀止的神奇畫面。

 

《新浪》2005年78x84cm

尋夢之一:一個抱膝而坐,進入夢鄉的青春少女,溫馨地陶醉在空靈幽美的幻境中。畫面多層透明罩染的色層相互折射,給人一種視覺混合的豐富感覺,含蓄內在,意境深奧;夸張的人物造型,呼之欲出,充滿了詩意的張揚。

 

尋夢之二:兩名如癡如醉的古代少女,一個俯身彈琴,一個仰首吹笛,俯仰呼應,構圖巧妙和諧;同時,畫家在畫面上布滿的線絲,筆觸細致入微,既似琴弦,又似五線譜,好似古樂那動人心弦,曼妙雅致的天籟之音穿越時間隧道,從遠古深處陣陣飄來,猶如古今同樂,構思大膽,異想天開。

 

尋夢之三:是我看到的最精彩的一幅如夢如幻的天才作品,畫家疑有神助,竟然締造了如此精美的神品。畫中一個飄飄欲仙的少女在星光閃爍的太空遨游,背景旋轉形的構圖畫面,流線形的人體布局,半明半暗的陰陽魚截圖,讓畫面產生了奇跡般像坐過山車似的動感,“坐地日行八萬里,巡天遙看一千河”。畫面色彩對比強烈,畫家讓幽暗的星空映射著少女婀娜多姿的冰肌玉膚般的身體,成為畫中最燦爛的亮點。她仿佛天女般駕著彩云飄飄然迎面飛來,透明的羽翼般的裙紗隨風飄向天際,一如天使舒展的翅膀,群星在她身邊漸漸隱去。而坦培拉朦朧細膩的色彩層次,賦予了畫面行云流水般的音樂韻律,像一首韻味無窮的抒情詩,把人們帶入似夢非夢的人間仙境。

 

尋夢之四:畫家向我們展示了一幅少女奇妙的藍色海洋之夢,畫面像一方晶瑩剔透古色古香的傳世青花瓷板,美輪美奐,妙不可言。孫路對中國古瓷進行過特殊的研究,有著深厚的青花瓷文化底蘊,她根據青花瓷的青分五色的渲染技法,將藍色坦培拉顔料調好后,利用水的濃淡,將藍色分為“影淡、正淡、二濃、正濃、最濃”五個層次進行多層罩染,使繪制出的畫既有坦培拉畫面變幻莫測的質感,又有著青花瓷釉下色層的神韻,形成強烈的視覺沖擊力,充滿了藍色的魅惑。在炫藍神秘的童話般的海底世界中,藍精靈似的少女翩若驚鴻,婉若游龍,身披魚鱗像美人魚一樣在深邃的水底漫游,欣賞身邊各種珍奇的海洋生物,領略著迷人的海底景觀。

 

尋夢之五:一個冰清玉潔的進入朦朧的冥想中的少女,靜靜地陶醉在在薄霧般的迷宮中。畫家通過坦培拉神秘的多層罩染,營造了一個世外清靜的世界。清靜是一種人生的大智慧,清喻意著人格的品位,靜是精神生命達到的高度。然而“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欲牽之。” 畫家用柔和細膩的色彩描繪了沉睡在迷宮之中的少女,表現了她幽靜的內涵和人格的魅力。她遠離浮躁,遣其欲,澄其心,冰魂雪魄,堅守了清靜。這也是畫家內心世界的真實寫照。

 

《月光女神》2009年95×110cm 27萬 - 副本

進入二十一世紀后,孫路外師造化,內得心源,運用智慧和精湛的坦培拉繪畫技藝,創作了大量坦培拉藝術作品,主要有《新娘系列》《京戲系列》《小鎮系列》《靜葉系列》《冬荷》《月光》《嶺上雪》《旱塘》《祥云》等等。《新娘系列》由三聯畫組合,主幅作品表面富麗堂皇的畫面,與主人陰郁的表情形成鮮明對照。新娘夸張的頭飾組合像一座珠光寶氣的金字塔,沉甸甸地壓在她頭上;而臉部周圍用蠟燭、燈籠及蓋頭組成的“井”字構圖,則如枷鎖般讓她的頭失去了自由。左右側幅,畫面表現蔬菜伴娘和百果伴娘擁隨兩旁,烘托了糧滿倉、娶新娘的熱鬧場面,仿佛能聽到從周圍陣陣飄來的婚慶打擊樂。而頭蓋下的新娘,面部冷漠。未知的命運,就像她臉上的表情,沒有答案。畫面色彩選擇中華紅,猶如燃燒不盡的生命火焰,與臉旁兩團漆黑形成鮮明對照,一紅一黑,撼人心魄,加上坦培拉的多層透明罩染,使畫面產生神秘莫測的深度空間和詭異的令人不安的奇妙幻覺。

 

《京劇系列》畫了大量京劇人物。其中,《青衣》是京劇系列組畫之一。畫家獨辟蹊徑,以臉譜為原點,用蛋彩顔料大寫意的色調,突出戲劇人物頭部特寫,以展示了青衣角色的正氣,也畫出了她的凄婉與悲愴。仔細觀察人物的頭部,不難發現她的靈魂幻化出一位純潔的白衣少女,浮動長袖,飄逸遠去。畫面濃艷不俗,構圖奇麗,鬼斧神工,神秘而發人遐想,對觀者形成強烈的視覺沖擊力。《眾魁佳妹》畫中,眾魁的臉譜色彩運用黑白對比,其形象舍去了復雜的頭飾,一個個威猛的虎將光著頭,留著流風般的胡須,身著磐云式的衣袍和盔甲,守護在善良的白衣女子旁:眾魁加亮妹、好漢護美女;更深層的表現是:英雄始終不離善良,眾神永久保衛圣潔。真正的藝術家不為形所累,想像力到極致時便常常得意忘“形”,筆下造化,不再與自然的色彩相符了。此種脫離有非自然化的作用,至少有間離效果。畫家爐火純青的技巧,描繪的似與非似的戲劇人物具有獨特的民族文化內涵,表現了畫家深厚的文化素養。

 

《正月》2009年 100x80cm 布面坦培拉

“一幅坦培拉畫經常是跨年完成,不斷地修改”,在廈門舉辦《孫路坦培拉技法中國題材個人畫展》時,看著展廳中一幅幅畫,感嘆地對記者說:“坦培拉最大的特點就是不重復,不能控制,一幅畫畫好,哪怕畫家自己還想再臨摹一次,都不可能一樣了。”盡管每一幅蛋彩坦培拉作品從創意、制作到完成所需要的時間和耐力,遠比一幅直接畫法的油畫多數余倍,但孫路仍樂此不彼。因為古老的坦培拉已成了她的老朋友,與她朝夕相處,如影隨形。坦培拉已溶入了她的生命,成了她的藝術細胞,與她的靈魂、情感水乳交融,琴瑟共鳴,繪制坦培拉畫作成了她最有興趣的事情。她說“坦培拉是神圣、純潔的,讓我覺得是一種信仰”。如今,孫路以其執著的精神,信仰的力量,

 

穿越時空,特立獨行,苦苦囚渡數十年后,已華麗轉身,浮出水面。

 

一句話;“成就坦培拉,需要的是功夫、毅力和信念。”

 

文/靳職柄

 

孫路 1982年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設計專業,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舞臺美術家協會會員,法國藝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女美術家協會會員,北京女美術家聯誼會副秘書長

 

主要貢獻:

 

1995年-2005十年期間,進修于法國巴黎高等美術學院并留法考察,研究歐洲最古老的繪畫材料——坦培拉(蛋彩畫)。是中國第一批從歐洲帶回坦培拉繪畫技法的藝術家之一,并結合中國傳統繪畫材料及現代繪畫材料創作出獨特畫風的女藝術家。同時出版和廣教學生,為歐洲最古老的繪畫材料坦培拉技法在中國大陸美術界的推廣做出了貢獻。

 

作品多次在國內外舉辦畫展,被歐美、日及港澳臺大量收藏。并參加國內名家名作拍賣會。

 

2016年5月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展“尋夢—孫路坦培拉作品展 ”

責任編輯:田野

上一篇:「聚焦兩會」當代著名畫家——王繼良

下一篇:沒有了

日本免费无码床戏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