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社會 視頻 公益 財經 交通 房產 圖片

健康

旗下欄目: 活動 健康 文化 人物

歐洲龍砂開闔六氣針法醫案

來源:創新網 人氣: 發布時間:2020-06-03
摘要:2019年11月,世界中聯五運六氣專業委員會就第16屆世界中醫藥大會暨一帶一路中醫藥學術交流活動在匈牙利召開之機,應瑞士華人中醫學會的邀請,組隊赴瑞士開辦了顧植山教授五運六氣臨床應用學習班,學者踴躍,原定70人的會場,實際到了100多位,除瑞士外,有來自德國、

2019年11月,世界中聯五運六氣專業委員會就“第16屆世界中醫藥大會暨一帶一路中醫藥學術交流活動”在匈牙利召開之機,應瑞士華人中醫學會的邀請,組隊赴瑞士開辦了“顧植山教授五運六氣臨床應用學習班”,學者踴躍,原定70人的會場,實際到了100多位,除瑞士外,有來自德國、法國、英國、比利時、芬蘭等國家的學員。他們學習結束回去,立即把學到的五運六氣知識用到臨床上,產生了很好的效果,帶動了歐洲中醫界學習五運六氣的熱潮。現選編部分歐洲中醫工作者的臨床案例供大家學習交流,以期更好地推廣應用。

龍砂開闔六氣針法是指在龍砂醫學流派代表性傳承人顧植山教授三陰三陽開闔樞理論指導下,由傳承人陜西寶雞市中醫院王凱軍主任始創的一種新的針灸方法。在全身可以隨處作開闔樞太極圖,根據三陰三陽病機進行選部治療,但臨床上以頭部應用最廣,也最方便易行。圖示如下:

顧氏三陰三陽開闔樞圖

郁證及奔豚氣案

林玲 瑞士中華醫道中醫中心

患者,女,49歲,2019年11月12日來診。訴胸中悶痛、呼吸不暢、便秘,近半年加重。詢得患者18歲兒子患較為嚴重的阿斯伯格綜合癥,患者作為母親,心理負擔極重,精神上苦悶絕望,甚則憤怒呼叫、氣自小腹上沖,伴咽中如有痰梗,這幾周癥狀更甚。查:印堂色暗,舌質紅,苔白膩,左尺脈浮,略緊,雙關弦數,左關為甚。

時筆者剛參加完瑞士華人中醫學會舉辦的“顧植山教授五運六氣臨床應用學習班”,學習了龍砂開闔六氣針法,于是初試牛刀,取該針法頭部少陰、少陽、太陽3部位,加引針向少陽。第一針扎少陰樞時,患者心中即有一陣輕松感;繼扎少陽、太陽、引針少陽后,留針30分鐘。患者訴說留針期間整個人感覺胸中悶痛消失,呼吸順暢,心里暢快愉悅,取針時之前的絕望感已蕩然無存。后驗脈,脈象已趨平和,舌紅變淺,舌苔變薄,印堂已有光澤。

11月16日復診:諸癥改善明顯。因考慮五之氣,陽明燥金主令,加針陽明鞏固。

按:患者出生辛年,歲運水不及,故考慮先取少陰補腎精之不足,配合少陽,兩樞呼應,調全身氣機;患者巳時來診,乃太陽欲解之時,加之左尺脈浮略緊,故取太陽鼓動陽氣,猶桂枝加桂湯助太陽止沖逆之意。太陽與少陰相表里,兩者配合,共達補腎平逆之功;氣平則患者情緒趨向平靜。此患者病情雖重,但是運用龍砂開闔六氣針法,調整天人關系,療效斐然。

顧植山(中)運用六氣針法為病人治療(圖一)

氣管炎劇咳案

王淑萍 法國岐黃隴愛堂

麥博福(Mme Bonnefoy),女, 1952年1月7號出生,咳嗽日夜發作無定1個月,無痰。近1周夜間咳嗽加重,無法平躺入睡,每次咳嗽發作持續時間約半到1小時。高血壓病史10年,伴疲乏,不愿西醫檢查。

2019年11月7日初診:當時還沒有學習龍砂開闔六氣針法,按一般辨證給予常規針刺治療,并囑咐拍胸片。

2019年11月15日復診:述一診治療后,僅疲乏有好轉,咳嗽癥狀沒有改善。病人遵囑拍了胸片,西醫診斷為氣管炎。這時已參加龍砂五運六氣學習班,學習了龍砂開闔六氣針法,依次選了頭部太陰、厥陰和陽明3個部位針刺。

2019年11月25號三診:述15號治療后,白天的咳嗽劇烈程度、次數及咳嗽持續時間都有緩解,夜里的咳嗽從2次減為1次,發病時間為凌晨3點左右,咳嗽持續時間減短,已能平躺入睡。再針時專選厥陰部位,又加百會引針厥陰。囑咐病人,此診后若改善則可停診,若無好轉,1周內再約。1月后病人因坐骨神經痛來預約。得知咳嗽在第2次龍砂開闔六氣針后即愈。

按:首次試用六氣針法時,綜合辨證、辨發病時的時間特點、治療時的歲運客氣以及病人出生時的司天在泉等,選用了太陰、厥陰和陽明3個部位,效果明顯優于以往的傳統針法;第2次再針時,已學習了顧植山六經病欲解時的理論,運用丑時發病治在厥陰的龍砂觀點,獨取厥陰部位,單刀直入而取得了更佳效果。

顧植山運用六氣針法治療(圖二)

更年期失眠案

田力 瑞士田氏中醫研究院

恩基(NJ),女,1973年3月27日生。曾于2019年10月中來診,絕經已數年,從2019年三月起嚴重失眠。表現為入睡難,易醒和早醒。夜里烘熱2~3次,白天3~5次。因母親就從更年期開始嚴重失眠,病人精神壓力大,擔心自己也如此,故希望中醫給予幫助。診得舌淡,苔薄白,脈沉,給予一般辨證針灸、耳針和中藥治療后,稍好轉,但不穩定。

因11月13日剛剛聽完顧植山五運六氣和王凱軍老師的六氣針法課程,故想一試。顧老師引劉河間之論曰“天癸已絕,乃屬太陰也”;患者癸丑太陰濕土司天出生,治療時己亥又是土運年,故取太陰治本;問知近日病人主要表現4~5點寅時早醒,該時間點恰為少陰(欲解時子-寅時)、厥陰(欲解時丑-卯時)、少陽(欲解時寅-辰時)三經欲解時的共同點,故配以少陰、厥陰、少陽3部位,厥陰為3經中位,故引經針百會透厥陰,以上均取頭部。又囑病人夜間需要時,在頭部少陰到厥陰相應區域以指代針,自我按摩。11月19日復診,反映針后睡眠非常好,偶遇入睡稍長或醒后自我穴位按摩也非常有效,可以很快又入睡。疫情期間停止針灸治療,中藥治療也在逐漸減量,目前病人仍非常穩定。

按:體會到龍砂開闔六氣針法順天應時,借天發力,取得立竿見影效果,給今后繼續運用奠定了信心。

陜西寶雞市中醫院王凱軍主任(右)在用六氣針法治病。

肺纖維化案

彭有泉 瑞士立德堂中醫診所

菊拉德(Juillard G.),男,生于1947年3月18日。于2019年11月16日因胸悶及呼吸困難三年來診。患者曾看西醫,確診為“肺纖維化”,西醫給予對癥治療,并加用吸氧,癥狀好轉不明顯。就診時癥見胸悶氣短、輕度張口抬肩、呼吸困難、呼多吸淺,攜帶氧氣袋吸氧,神疲乏力、面色無華、納呆眠差。舌暗、苔薄膩,脈虛弱。

時剛參加了顧植山率隊來瑞士舉辦的龍砂五運六氣學習班,學習了龍砂開闔六氣針法,遂取六氣針法的太陰、少陰、厥陰3部位,加百會引太陰。第1次治療后,患者就講胸悶氣短有改善,隔日1次,3次治療后病情明顯好轉,平時呼吸已趨于平穩,偶爾氣短發生于上樓或勞累時,不再需要長時間依賴吸氧。

按:肺屬太陰;呼多吸淺,腎不納氣是少陰;患者生于丁亥年,屬少木之體;就診于己亥厥陰風木司天之歲,所見脾運乏力之狀,可理解為木弱不疏,故取厥陰;重點在太陰,故加百會引太陰。又據實取陽、虛取陰原則,患者年高病久,亦以取三陰為宜。《素問·陰陽離合論》曰:“三陰之離闔也,太陰為開,厥陰為闔,少陰為樞。”據“顧氏三陰三陽開闔樞圖”取三陰部位,如是升降開闔,氣化出入,順應天時,得天之助,頑疾得解矣。

月經過多及耳鳴案

柏楊 瑞士( Aargau)中醫診所

某女,瑞士人,1980年11月4日生。

2019年11月22日首診:訴月經量過多伴乏力20年。月經周期正常,每次月經前3天開始出現情緒易激動,行經第二天開始出現月經量過多,幾乎無法活動。20年來,經藥物等多種治療無效,現為月經前1周,伴左側耳鳴。來診時癥見:舌尖紅,舌體左側稍大于右側,苔薄白。左關脈弦細,右關脈弱。

治療:采用龍砂開闔六氣針法,取頭部厥陰、少陽、太陰、陽明4個部位,加針百會引向太陰。留針45分鐘后,耳鳴完全消失。

2019年12月6日復診:患者訴月經已經徹底干凈,這次經血正常。隨訪2個月經周期,均經量正常,耳鳴也沒有再發生。

按:患者就診時間為2019己亥太陰土運不足之年,厥陰風木司天,少陽相火在泉,11月22日剛進終之氣,少陽相火當令;患者庚申年出生,陽明歲運,少陽司天;故從運氣角度關系太陰、厥陰、少陽、陽明4個部位。再從辨證角度看,根據顧植山老師三陰三陽開闔樞與月經周期關系的理論,婦女經前期屬少陽,經量過多屬太陰不能攝血;患者平時工作壓力大,突然出現左側耳鳴,結合患者的舌脈,均提示病機在厥陰、少陽。己亥太陰不足之歲,與辨證脾不統血,又都是引針百會向太陰的理由。辨運氣與辨證一致。

減肥案

王智宇 瑞士馬滕(Murten )

中醫診所

患者埃里克三德(Alexander),男,1996年2月8日生。2020年1月17日來診:見苔黃膩,脈左尺沉細無力,右弦浮數有力。采用龍砂開闔六氣針法治療。取頭部穴位:太陽,厥陰,陽明,百會引太陽;腹部六氣全取,順時針斜刺六針。

2020年2月14日復診:近1個月體重減去10kg。繼續治療針法同前。

2020年3月6日三診:體重又減了3kg。效不更法,擊鼓再進。

2020年4月27日復診:知其體重又減了7kg。三次六氣針法累計共減了20kg。患者生活飲食運動如常,未服用任何藥物,身體健康。

按:龍砂運氣講究司天、司人、司病證,多因子綜合分析。庚子歲初之氣太陽加臨厥陰,故先取此兩個部位;水生木,客主相生以太陽客氣為主,加上就診時間1pm屬太陽病欲解時,故引針百會向太陽,借天之力;庚子金運屬陽明,故又加陽明1針。腹部六氣全取,順時針斜刺,意在推動三陰三陽開闔樞機運動,使氣化運動升降出入功能增強。遵循運氣規律,終于取得了超出預期的效果。

附: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治未病科鄺秀英主任2020年5月14日發微信:“上次分享的師兄弟六氣針減肥的病案(即本案),上周我有個肥胖的病人也嘗試了,當時只針了半小時,腹圍減少1厘米,1周后來復診,腹圍減少4厘米,看來針的效果不僅僅當下見效,而且還有持續的作用。”

心悸案

李錕 英國(Oriental Acu Herb)

安康中醫診所

患者大衛(David Lieber),1945年4月28日生,男,因“心悸陣作二十余年,再發1小時”于2020年1月25日來診所治療。心率110次/分,心臟瓣膜置換手術史20年,既往心電圖ST段壓低,T波改變,舌尖偏紅,苔黃厚,脈沉細。

針刺頭部少陰三針,加一針百會透少陰。數分鐘后心悸緩解,心率80次/分。

2020年2月1日,患者因其他病來診診,問及心悸,說自上次針后未再發作。

按:心悸手少陰心經之癥,加之舌尖偏紅,有少陰君火之象,時值庚子歲少陰君火司天,患者出生時少陽加臨少陰,故重點取少陰部位扎了三針,又加一針百會透少陰,從少陰樞解,心悸迅速緩解,可見此針法之神奇。

龍砂開闔六氣針法是五運六氣思維模式在針灸學上的具體運用,現在我診所運用開闔六氣針法治療多種疾病取得非常好的療效。

時差綜合癥案

楊珺 英國倫敦百草堂

女,56歲,時差綜合癥,于2020年1月24日來診。訴己亥年回國4次,每次回到倫敦后馬上投入緊張的工作,患上時差綜合癥,癥狀1次比1次嚴重,每次要持續1~2周。這次剛從國內回來2天,甚為緊張。詢知睡眠質量差,凌晨早醒,白天精神狀態欠佳,精神疲憊,伴有頭疼、頭暈,惡心,便秘癥狀,曾經口服過市面上最熱的幾個牌子的褪黑素,僅對失眠稍有緩解。

治療:行龍砂開闔六氣針法,頭部厥陰一針,太陰一針,陽明一針,百會引經針對太陰。數分鐘后,患者感到體溫上升,熱量從頭部發散到全身,然后神輕氣爽,大腦感覺非常清醒。后繼續兩天2次治療,時差綜合癥所有癥狀全部消失,療效神速。

按:《內經》云: “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人與天地相參也,與日月相應也。”這說明人體生理日節律的形成,與自然息息相關,人體臟腑氣血運行變化,隨著時間的變化而變化,而外界時間節律的變化,又是伴隨著相應的運氣氣候條件的。時差綜合癥的原因看上去是對時間節律變化的不適應,其實包含著對突然變化的運氣氣候環境的不能及時適應。顧植山的三陰三陽開闔樞圖是天人關系圖, 龍砂開闔六氣針法的精髓是從針刺三陰三陽的有關部位,來調節天人關系。當時正處己亥歲跟庚子歲的交接期,所以針對已年的土運,取了太陰,針對庚年的金運,取了陽明,針對初之氣的風木,取了厥陰;又因脾胃癥狀較明顯而取百會引經針對太陰。因以往針灸對這種情況,并無很好療效,針前并無多大信心,只是沒有其他好辦法而作的嘗試。這次沒想到能有如此立竿見影的神奇效果,既出乎筆者意料之外,也使患者驚奇不已。

發熱案

李其英 瑞士洛桑北京中醫診所

患者,女,63歲,為筆者家人。2020年1月26日來診。訴患者兩天來發熱、怕冷,周身疼痛伴有咽痛。自服連花清瘟膠囊2天,效果不明顯。因家中該藥已用盡,疫情期間不便出門買藥,故至我處針灸,用龍砂開闔六氣針法,取頭部太陽加太陰。次日患者惡寒明顯減輕,但體溫升高至攝氏38.8度,并出現口干、口渴、嘔吐等癥狀,針取陽明、太陰加少陰。第3天惡寒消失,體溫也恢復正常,但仍然咽痛咳嗽,針取少陽、少陰,針后諸癥基本消失,僅留有輕度咳嗽。因癥已輕微,沒有再針灸,兩天以后已完全不咳。患者自訴每次感冒發熱咽痛后,一定要咳嗽2~3周,必須服用中藥湯劑1周后才會緩解,但這次針灸3天后就痊愈了。針灸期間沒用任何藥物。

按:第一次治療據患者惡寒發熱身痛等太陽表癥,取太陽太陰雙開以解表,針后雖表寒有減,但未能阻斷病情發展;第二天病傳陽明,結合五運六氣,考慮庚子年歲運燥金太過,司天之氣是少陰君火,所以取了陽明和少陰,很快熱退;第三天僅有咽痛咳嗽,病已轉少陽,取少陽少陰兩個樞(取少陰有用庚子歲的三因司天方的“正陽湯”的意思),轉邪外出,使病痊愈且未留后患。

此乃余學習龍砂開闔六氣針法不久取得的成效,回顧分析,若能于第一天針時即結合庚子年的運氣加上陽明少陰,有可能退熱更快,并阻斷病勢,使療效更著。

尿痛案

黃麗 瑞士巴塞爾(GongTcm)

中醫診所

福音思(Fr.Emmerngger Silvia),女,1959年1月25日生,2020年4月20日就診。患者從2019年12月開始出現尿頻尿急尿痛,連續4個月,每月出現1次嚴重的尿痛。診得舌中紅,脈弦數。

龍砂開闔六氣針法:頭部取少陰3針,從少陽樞、百會各引1針向少陰,陽明厥陰各1針。針灸后病人尿痛減輕90%,鞏固治療3次,尿痛消失。

取經思路:運氣分析結合四診合參。患者發病時間為2019己亥年厥陰風木司天、少陽相火在泉,去冬實際氣候燥熱,冬行春令,引發體內熱邪;進入庚子歲,為金運太過,少陰君火司天,陽明燥金在泉,二之氣少陰君火主氣,厥陰風木客氣,風火相煽,呈現風燥火熱的整體格局。顧植山分析新冠疫情時,據《黃帝內經》3年化疫理論認為:“丁酉失守其位”3年而發為伏燥。故綜合分析本案病機為少陰心火下移膀胱,更加陽明燥熱致患者六經樞機不利、開闔失調,故治療取少陰、厥陰、陽明三個部位,升厥陰、降陽明,引離入坎清熱去火,靶點在少陰。

按:五運六氣思維是辨證施治、把握三陰三陽的重心,只有對三陰三陽辨析清楚了,才能達到立竿見影的療效。

直腸癌術后便急失禁案

趙靜 德國施文寧根中醫門診

G女士,65歲,因“直腸癌術后10個月余,排便頻繁,每天13~15次,便急失禁” 于2019年10月18日來診,查舌紅無苔,多裂紋,脈細沉。行傳統針刺方治療3次后,每天排便次數減至10次左右。

參加在瑞士辦的顧植山五運六氣學習班后,于11月15日改用龍砂開闔六氣針法,依次取頭部太陰、陽明、百會引陽明。11月27日復診,患者訴便急失禁改善顯著,但5~9點和16~19點間仍覺便急,需排便數次,在原太陰、陽明基礎上,又加取少陽。12月12日復診,訴晨起便急好轉,但16~19點間仍時好時壞,加針腹部陽明。2020年1月10日復診,便頻、便急諸癥緩解,且便形變粗,從筷子粗細變為手指粗細。

按:病位在陽明大腸,實則陽明,虛則太陰。陽明失闔可責之太陰脾虛,己亥年歲土運,五之氣太陰濕土加臨陽明燥金,故以太陰配陽明施治,1次針后即明顯改善,便急出現的時間,從全天縮減至少陽欲解時和陽明欲解時,2個時段;加針少陽后上午少陽欲解時段癥狀消失,故取象太陰、陽明、少陽,順天應人,療效顯著。加針腹部的陽明位后,下午陽明欲解時段的便急也緩解。六氣針法真堪謂如鼓應桴,針針見效。

(龍砂醫學流派傳承共工作室供稿)

責任編輯:冰林
日本免费无码床戏视频